7月28日本報對泗洪拆遷進行了調查報道。7月16日,一位喝了農藥的江蘇泗洪訪民在醫院接受治療。新京報記者 周崗峰 攝
  綜合新華社電 記者昨日從國家信訪局獲悉,備受關註的“訪民報社門口集體喝農藥”事件調查結果已經公佈,訪民反映的江蘇省泗洪縣有關部門在2013年舊城改造項目中確有違規問題,目前涉事地泗洪縣縣委書記、泗洪縣常務副縣長等14名相關責任人被處以黨紀政紀處分。
  經查,泗洪縣有關部門在危舊片區改造項目中確有違規行為。首先,在對項目地塊掛牌出讓時,違反了“建設用地使用權需‘凈地出讓’”的有關規定,採取了“毛地掛牌,凈地交付”的做法;其次,土地出讓後,在未完全公開征收調查結果和書面征求被征收人意見的情況下就急於拆遷,就此埋下隱患;此外,多名涉事項目拆遷戶反映,去年9月在江蘇省信訪局正常上訪時,曾被地方政府截訪並限制人身自由,個別人滯留時間超過24小時。
  另據北京警方消息,7名喝農藥上訪人員身體已無大礙,目前均因涉嫌尋釁滋事被刑事拘留。關於此事的更多內情,有關部門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7訪民被刑拘
  蔡福喜、孫成梅、王娟等7訪民涉尋釁滋事被刑拘
  14官員被處分
  泗洪縣委書記徐德 黨內警告
  泗洪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徐宜軍 行政記大過
  縣委常委、青陽鎮黨委書記石紹斌 誡勉談話
  原青陽鎮黨委書記杜威 誡勉談話
  青陽鎮黨委副書記、鎮長王修武,縣住建局副局長楊昊等10名責任人 黨紀處分
  拆遷
  對補償有異議仍然被強拆
  據悉,喝農藥的7名上訪人員均來自江蘇省泗洪縣青陽鎮,是泗洪縣旗桿莊、大修廠危舊片區改造工程項目拆遷戶。因對房屋拆遷安置補償有異議,他們在2013至2014年間多次向各級信訪部門反映情況。
  調查顯示,這7名上訪人在2014年上半年曾兩度來到中青報社尋求媒體關註未果,遂於2014年7月第三次進京上訪時實施了在中青報社門前集體喝農藥的舉動。
  據調查,涉事的兩個改造項目房屋征收補償標準為2300-2500元/平方米。按照相關規定,對被征收房屋價值的補償不得低於同時期類似房地產的市場價格。儘管泗洪縣為其配建的安置房價格僅為同地段商品房價格的60%,但項目周邊的新建商品房價格已達3000-3400元/平方米,補償標準相對偏低,特別是選擇貨幣安置的拆遷戶,難以用補償款購買到相同面積的商品房,因而引發了一些拆遷戶的不滿。
  記者還瞭解到,這7名喝農藥的上訪人員的被征收房屋中,有相當一部分用於經營滷菜、糕點、美容店等項目,這些訪民表示房屋征收後家庭收入將受到影響,但政府並未對此進行相應補償。
  反對聲音並沒有影響項目的強力推進。經查,這兩個地塊違反了國土資源部關於建設用地使用權須“凈地”出讓的規定,在“毛地”狀態就被出讓;土地出讓後,征收房屋調查登記結果公示還未完成,拆遷工作就啟動了;甚至還有個別房主對協議仍存在異議,房屋卻被有關部門強制拆遷。
  一位縣領導解釋稱,改造地塊多為危房,缺乏配套設施,百姓改造意願強烈,強拆是不得已為之。同屬於本次危改範圍的孫何社區居民高鬱光也向記者證實,該區域一下雨就污水橫流垃圾遍地,絕大多數居民都盼望著拆遷,自己也在征收公告公佈後不久就搬走了。
  上訪
  正常信訪遭遇“半路截訪”
  據不完全統計,2013年以來,喝農藥的7名訪民就該危改項目的補償問題,通過寫信、走訪和網上投訴等方式正常信訪達29次之多,然而矛盾不但沒能解決,反而一步步走向激化。
  2013年9月23日,11名涉事項目拆遷戶在江蘇省信訪局正常上訪時,被泗洪縣駐省局接訪中心值班人員在接訪中心外攔下並通報了青陽鎮。青陽鎮連夜派員將他們帶至泗洪縣某賓館挨個談話,直到簽訂協議後方準離開,有人滯留時間超過24小時。
  多名上訪人表示,在這種情況下簽訂的協議違背其真實意願。今年5月,有6名當時被扣留的上訪人向泗洪縣法院提交訴狀要求撤銷所簽協議,其中4人為本次喝農藥事件當事人。
  據督察組調查,對於這7名上訪人的數次信訪,國家、省、市信訪部門均及時向地方進行了交辦,然而作為信訪事項處理責任主體,泗洪縣住建局和青陽鎮政府卻始終未能正面回應信訪人訴求,只是進行簡單答覆,矛盾就此升級。
  在信訪之路走不通的情況下,上訪人轉而開始尋求媒體幫助。曾與這7名上訪人一同上訪的一位拆遷戶告訴記者,2014年3月和5月,他們曾兩次來到中青報社遞材料,結果卻石沉大海。“其實第二次去我們就有喝農藥的想法了,只是最後放棄了行動。”
  僅僅兩個月後,這7人沒和家人打招呼沒有帶手機,集體從村裡“包保責任人”的眼皮下失蹤了。直到新聞鋪天蓋地而來,大家才知道他們又一次去了北京,並且倒在了報社門口。
  一份事發現場發現的申訴材料還聲稱,該改造拆遷項目不但在推進過程中存在諸多違法行為,而他們還曾在上訪過程中被關進“黑牢”。
  處理
  江蘇全省通報處分14人
  事件發生後,江蘇省領導即刻作出批示,要求全力救治傷員,並組織開展全省徵地拆遷專項治理;國家信訪局、住建部等部門也迅速組成中央聯合督察組赴涉事地展開調查。
  7月22日,江蘇省委作出決定,將此案例通報全省,要求認真吸取教訓、舉一反三,認真反思,杜絕類似惡性事件的再次發生,泗洪縣縣委書記、常務副縣長等14名相關責任人受到相應黨紀政紀處理。
  今年3月,中辦、國辦印發《關於依法處理涉法涉訴信訪問題的意見》,要求涉及民商事、行政、刑事等訴訟權利救濟的信訪事項須由政法機關依法處理;5月1日,國家信訪局《關於進一步規範信訪事項受理辦理程序引導來訪人依法逐級走訪的辦法》正式實施,上級機關不再受理越級走訪。
  中國社科院社會學所研究員單光鼐表示,信訪領域接連兩個大動作表明,隨著我國信訪工作制度改革的深入推進,信訪工作格局已經產生了重大變化,然而從這起案例來看,地方政府還沒有適應新形勢,在處理信訪問題上存在“等、靠、要”的心理。“推進信訪工作制度改革,實行依法逐級走訪的目的就是要進一步壓實屬地責任和相關責任主體的責任,讓群眾的合理訴求在基層得到及時就地解決。”
  “在法治社會裡,公眾要‘依法維權’,政府也要‘依法維穩’。這其中的平衡點在法律,訴求點在利益。地方政府在處理具體問題時,需兼顧合情合理合法,才能讓社會矛盾少產生、少激化。”單光鼐說。  (原標題:江蘇泗洪喝藥訪民均被刑拘)
創作者介紹

佐佐木希

mg42mgsdp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